欢迎来到美盏堂-建盏和茶官网!

行业动态

徐长和:从创作媒介中解读柴烧建盏的美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1-13 09:50:31点击:92

【摘要】作为一名建窑建盏创作者,柴烧一直都是我迷恋的操作方式。我将窑口设立在距离古龙窑一致不远的枕头岭,所以选择这里,是为了让我近距离地感受古龙窑的气息,也方便原料的采集。只有使用建阳独有的胎土与釉矿,才是建盏独特魅力的基础,也正是陶泥、窑火、柴禾、釉料、窑炉等媒介为龙窑柴烧建盏赋予独有的美丽。本文简要探讨建盏创作过程中创作媒介对在当代建盏的艺术表现中的审美意味,以期能够拓展当代建盏创作表达的思考。

【关键词】当代建盏,龙窑柴烧,媒介,审美

陶瓷艺术的创作是一个不断对物质世界进行改造的过程,建盏的烧制也不例外。建盏作者们在改造物质世界的同时也进行着自身的改造。认识建盏在创作中的媒介,了解创作媒介的特性有助于现代建盏作者们创作理念的拓展与延伸,也有助于理解建盏本体语言所具有的独特涵义。首先,陶泥、窑火、釉水、柴禾等创作媒介在人类的认识中不断地被“人化”而具有一定象征意义,它与五行学说中的五大元素在生命意味上有着不谋而合的相似性。其次,柴窑是人类智慧的结晶,窑体结构的合理性使它成为人与自然、人与天进行对话的桥梁。

中国古人对物质世界的认知模式中,阴阳五行是*为重要的哲学思想,金、木、水、火、土是构成所有物质世界的五大基本元素,它们配合阴阳四时力量的流转变化,成为支配世界万物的基本法则。这项法则不仅从时间上论述宇宙万物的变化运动,而且从空间上解释了物质世界的结构组合,将整个宇宙理解为一个相互关联、周而复始的整体。这五大元素在循环交替中具有了超离其原始物质实体意义的无穷力量,作为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元素,它们超越了自然的属性,物性与人性在冥冥之中相互关联。五行学说作为中国传统自然哲学思想的基础,它与陶瓷的烧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金、木、水、火、土五大元素我们可以与柴烧中的釉料、柴禾、陶泥、窑火相互对应。

在典籍《尚书·洪范》中记载“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在《国语·郑语》中“先王以金木水火与土杂,以成百物”。这五种物质在世界万物中互相影响、相互转化,即古人常说的相生相克。五行的这种相生相克的关系体现了辩证统一的思想,这种辩证统一通过各个元素之间的转换和传递得以实现。

建盏烧制媒介中的陶泥与五行中的土相对应,土孕育了生命,为生命的滋生提供丰富的养料。土强大的包容性与可塑性使它在物性上微观可至毫厘,宏观可达广袤。土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它可以细腻而粗犷、也可以敏感而大气,其物性特质所承载的精神意蕴具有深厚的人文情怀。用于陶瓷中的泥由土和水的交融而形成,它虽出自人工的调配,但是烧制后的效果却有如天成,无论是瓷器在视觉上的含蓄内敛,还是陶器触觉上的粗犷厚重,似乎都符合人类内心所追求的天人合一的自然情怀。

泥的物性的意义还在于它是一种静止的生命体,它像是岩层一样默默地记忆着时间的流逝,当我们的手指在不经意间触碰到那些具有粘附力的泥土的时候,定会猛然发现原来时间正在它们身上显现。假如说土是孕育生命的物质,那么在建盏创作所使用的陶泥则是生命意义得以升华的物质载体。泥的浓稠状和流离感往往使人产生出厚重、混沌、不透气等心理感应,然而它的可塑性又使其有了形成各种造型的可能。特定的泥在塑出坯体之后,通过火的洗礼可以成为另一种物质属性的瓷器,在胎土的质朴浑厚和釉面的玉润剔透之中,火的能量升华了泥的物性,生成出全新的视觉生命,将人类的思绪引入周而复始的生死轮回的遐想之中。

泥与水的交融产生了釉,事实上釉也是土的一种,泥与釉是土的两种形态。釉因其富含各种金属元素而与五行中的金相契合。釉基本上由土而来,源自于对土的分解和提炼,之后又因水的参与而生成可以附之于坯体的物质。从某种意义上说釉是土的加工后形态,是人类创造力的产物,也是人类文明的象征。在釉的生成过程中,原料和工艺、烧成气氛的差异,均会使釉的色彩产生千差万别的变化。有时即便是同一种釉,由于草木灰等辅料调配或水分的不同,也会有不同的色差,为建盏披上了神秘莫测的面纱。

今天大为扩展的现代建盏釉水研究为建盏创作的带来了很多的发展空间,在窑火煅烧下不同烧成曲线所呈现的多“彩”釉面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无论柿红、灰背、乌金、茶沫釉、兔毫还是油滴,每一种釉色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性格”:炽热或冰冷、威胁或安全、破除或禁锢、神圣庄严或自然清新,它于单纯中蕴涵丰富,于静谧中透射出自然神秘的光泽。凝视着柴窑烧制时产生的窑变釉色,又一个和生命有关的想象浮现出来:命途多舛,它可以成为诘难,也可以幻化为美丽。釉色在预料的范围内呈现,作品的生命则显得平淡黯然,它因在窑火中的不可控制性而使人在精神感知中产生一种有距离的期待感,釉料的物性特质因柴火的洗礼而获得了某种强大的感召力。

柴烧中的柴禾与五行中的木相对应。木的生命来源于土与水,生长着的木让人感受到生命的蓬勃与存在。然而在柴烧方式中,离开土的木却依旧还保有顽强的生命力,保持着对周围环境的感受力。温度的冷与热、空气的干燥与潮湿,木皆会因环境的改变而产生相应的变化。如果说生长中的木是一种生命符号的话,那么当其成为柴烧中的柴的时候它则具有了英雄的悲壮色彩。柴燃烧产生了火的形态,它的物性更加抽象,也比燃烧前的柴更加富有创造力。火的形态往往能使人联想到温暖与热情,这种品质极为贴近生命本体。

火将柴的能量一丝丝吸进体内,柴的生命的转化为另一种形态,当火需要的能量与土的结构达到平衡时,土与水制作的陶瓷便生成了。柴是有生命的,而火则是文明的,一旦柴的体内的蕴含的能量被火完全释放,它便化为灰烬。两者相克后生成的陶瓷蕴含了深刻而丰富的生命寓意,给人以宗教和哲学的冥思。假如有一扇连接建盏作者们与自然的大门,那么柴窑中的熊熊烈火就是开启这扇大门的钥匙。

火是柴烧各种材料媒介中*具精神力量,并且同时兼容内省与外化两种品质的物质。燃烧的火将柴的能量完全释放,再作用于坯体,使原本松软的泥转化成坚硬的陶瓷,也可使原本毫无生气的釉料幻化出迷人的色彩。在生成与消解的过程中,火像是魔术师手中的魔术棒一般具有了神奇的力量。水火本不相容,然而在柴烧过程中,能量的转换却将这两种本来相互排斥的物质成为一个整体,造物的神奇不禁使人发出无尽的联想。

源自于地心的火与人类*为本能的宿命观息息相关,不论是远古先民燧木取火的传说,还是古希腊普罗米修斯盗火的神话,人类对火都怀有本能的敬畏与热爱。火象征着物质迸发出来的精神光辉,古希腊哲学家恩培多克勒把火“想象为从眼睛薄膜上细孔穿过的火,火与外面的火交流,流射到眼睛,产生面对世界的视觉”。

火蕴含着光明和热量,火的利用标志着人类文明的起点,从某种程度上说火超越了人类具体的生理感知,内化为寓意丰富的精神力量。从烈焰的灿烂辉煌到灰烬的黯淡沉寂,火的物性结构在柴烧过程中充满变数,只有当各种材料的能量的转化趋于平衡时,一种新的生命才得以诞生,凤凰涅磐的历炼*终实现了灵魂的净化与重生。

【参考文献】

】白献竞高晶华夏先声:正说中国古代文明[M]. 海潮出版社, 2006.

】王长春浅谈宜兴紫砂造型艺术中的五行元素[J]. 陶瓷科学与艺术(08):105.

】郑斌王莹, Zhengbin, 中国传统陶瓷艺术的审美价值[J]. 中国陶瓷, 2008, 44(2):69-70.

】廖成义柴烧之美与建盏龙窑烧制之妙[J]. 东方收藏, 2019.

徐长和简介:

1975 生人,毕业于泉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建盏陶瓷艺术专业,师从孙福昆,作品风格古朴、素雅。现为中级工艺美术师、高级技师。

作品欣赏:

来源:东方收藏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